投递作品有秘密心事网,倾诉心事、分享内心小秘密的专业网站!
您现在所的位置: 有心事网 > 治愈系 > 情感美文 > 相片带你走进真实的朝鲜,让你了解现实中朝鲜人民生活是什么样子

相片带你走进真实的朝鲜,让你了解现实中朝鲜人民生活是什么样子

归属类别:情感美文 发布时间:2014-05-19 倾诉者:网摘

摄影师Eric Lafforgue已经六次冒险进入朝鲜,他用数码存储卡把自己偷拍的相片带出这个共产主义国家。他希望以这些图像来证明苦难的朝鲜人民是人而非机器。相片带你走进真实的朝鲜,让你了解现实中朝鲜人民生活是什么样子。

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Lafforgue先生说他上次在网络上发布朝鲜相片是2012年9月,朝鲜政府发现后很不满要求他删除图片,但他拒绝了,他认为这些图片不让展示这个国家真实的一面是不公正的。

Lafforgue说,除了首都平壤和几个大城市,朝鲜当地人的生活很艰难,许多地方的生活条件远低于西方标准。有个小渔村他去餐馆过多次,在那里 他被当作贵宾,那个小镇与世隔绝以至于他们从没见过手机,当地人的生活就是捕鱼和打捞海藻。即使生活如此艰苦,即使他们缺衣少食,却虔诚的崇拜“亲爱的领 袖”。

下面是Lafforgue拍摄的所谓“真实的朝鲜”,这些都是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,让你看看真实的朝鲜是什么样子。——有心事网www.uxinshi.com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在野外睡觉的士兵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站在一群士兵中的女士。这种有损军方形象的相片是政府不允许的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朝鲜士兵经常帮农民干活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在河里洗澡。市区以外这种场景很普遍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平壤的地铁系统在全世界最深的地下,因为它还兼作防空洞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在朝鲜禁止拍摄穷人的相片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田地里的孩子们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虽然官方一直禁止黑市销售,但这些贩卖香烟糖果的商家有很多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在一年一度的金正日花节,数千名朝鲜人排队参观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平壤作为朝鲜的橱窗,建筑外墙都会被精心维护保持光鲜,但当摄影师逮到机会去看看建筑的背面,发现真相很惨淡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在平壤汽车越来越多,农民们还在习惯这个新事物。孩子们在主干路上玩耍,对来往的汽车熟视无睹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有天摄影师回酒店时走了一条非规定路线,他们看到一栋旧楼于是他掏出相机来拍照。导游要求他不开闪光灯,理由是会吓到群众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他们餐馆的农村家庭也是由政府精心挑选和安排的,但有时一些细节表达了一切,比如拿浴缸当蓄水池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城市之间几乎没有公共交通,居民不允许随意迁移。在公路上可以看到达便车的士兵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不仅贫穷不允许公开,在朝鲜财富也是禁忌。摄影师在一个公园发现这篇精英阶层开的奔驰车,车主是烧烤店老板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拍摄军容不整的士兵也是不允许的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营养不良的士兵也会被禁止拍摄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在平壤的两家超市里可以买到各种食品和饮料,甚至包括依云矿泉水。这里用欧元和朝鲜圆结算,只有精英阶层才能消费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这不是练杂技。朝鲜工人的安全标志很低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访问时可以拍摄海豚,但禁止拍摄士兵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很罕见的场景:金日成的雕像脚下竟然有个扫帚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朝鲜西部的日常画面,在公园里拔野菜的人。这些画面会让导游发飙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访问朝鲜家庭时拍摄到孩子们用电脑的相片。但当导游发现电脑没有电后,要求删除它们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从背后拍摄领袖雕像是大逆不道的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在巴士站排队的朝鲜人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坏掉的巴士。

金正恩不想看到的相片
在平壤艺术中心参观时停电了。这种事情经常发生,而每次停电了工作人员都会说这是因为美国的限制锁造成。

附:【 打死你都不相信-朝鲜的真实生活】

  中国的边陲城市丹东和朝鲜隔江相望,对岸就是朝鲜平安北道的首府新义州市。鸭绿江最宽的地方不过1000米,许多东北孩子在江边上玩,望着对岸的景色往往会想,对岸山的后面是个什么样子呢?。许多年以来,对岸的朝鲜仍然是个神秘的世界。

  1990年前后,边境贸易蓬勃开展起来。中国的一些外贸公司在丹东筹备成立了分公司,其任务主要是开展对朝贸易。

  和朝鲜人做生意以后,中国商人可以经常出入朝鲜,接触到了他们的政府官员、商贸人员、军人、以及普通百姓。对这个国家从陌生到熟悉,亲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。有网友就以“我和朝鲜做生意系列”为题,把亲身经历的见闻讲给了大家听:

  1997年以后的三年里,朝鲜因自然和人为的各种原因,经济处于频临崩溃的边缘。这段困难时期,朝鲜官方称之为“苦难的行军”。最严重的是缺乏粮食,没有市场经济,吃供应粮食的城市居民,居然几个月都领不到供应粮。朝鲜官方封锁一切真实的消息,无从知道那三年究竟饿死了多少人。从熟悉的朝鲜人口中得知,许多地方连树皮草根都吃光了……。那些年,见到的所有的朝鲜人,大都黑瘦。有人开玩笑说,除了金日成祖孙三人以外,朝鲜没有第四个胖子。

  、

  在朝鲜“苦难的行军”时期,百姓生活的困苦程度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粮食短缺,基本的生活物资极度匮乏,人们在生死线上挣扎。

  那时候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到新义州去。新义州的饭店很少,一次我从一个朝鲜华侨家里吃饭出来,看到一个场景,令我吃惊。华侨家住的是平房,大门外的路旁有一条排水沟,一些食物的残渣就会沉淀在那里。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用手在小坑里捞那些食物残渣,然后送进嘴里。那人看见我出来连忙用手擦嘴。手上的污泥反而把脸也弄脏了。他低着头要离开,我喊住他,转身回到华侨家里,拿了两个馒头递给他。他看见馒头双手接过去,一面哭一面说着感谢的话,向后退着深深地鞠躬,退出去十几米后才转身离开。看着他的背影我的眼睛也湿润了。

  我的翻译郑先生是个朝鲜族,他的父亲在解放前到了中国,叔叔还留在朝鲜新义州。他在做外贸以前也从来没有到过朝鲜,只知道朝鲜还有个婶婶和堂兄妹。我们每天出入海关的时候,都会看到围栏外面有一些人站在那里翘首张望。这些大都是在中国有亲戚的朝鲜人,他们期待着能遇到他们的亲戚,或者能给中国的亲戚捎个口信什么的。这里面就有郑翻译的堂弟。他有闲暇就到海关门那里去站着,希望能遇到亲人。也不知道站了多少天,有一次,从来没见过面的堂兄弟终于碰面了,堂弟大哭,说这下可有救了。

  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,堂弟在海关大门前等到我们。要我一定要去他家吃一顿饭。他说为了这顿饭,筹备了好长时间。他年迈的母亲冒着被抓的危险,到义州的亲戚家去弄了点糯米。要给我做一点打糕吃,表示他全家的谢意。朝鲜人从甲地到乙地是不可以随便走动的,必须由警察部门开通行证,没有通行证随便走动抓住就可能坐牢。因为在朝鲜,如果朝鲜人私下里和中国人接触就会被国家安全局的人调查,很可能为这一顿饭就会给他全家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。就如极左年代的中国,任何人只要被查出有“海外亲友”,哪怕是八杆子打不着的远方亲戚,那么“里通外国”的嫌疑就避免不了了。

  我的一位姓桂的同事也是朝鲜族,他的姐姐和弟弟在新义州。稍信过来说,快点来吧,再不来我们就要饿死了。老桂急忙申请探亲。以做贸易的名义带了一吨大米和各种日用品。过朝鲜海关的时候大米被克扣的只剩了几百斤。这对姐姐弟弟全家来说也是救命的粮食。姐姐的小孙女整天围在舅爷身边,生怕舅爷走了。孙女说舅爷来了就有米饭吃,走了就没有了。老桂返回的时候,身上穿的西装、衬衣、皮鞋都被亲属要去了,他穿着裤衩背心。穿着拖鞋,身上套了件风衣回来了。

  在这种艰难困苦的情况下,朝鲜的民众并不懂得抱怨政府。因为“伟大领袖”告诉他们:“这些都是美帝国主义造成的,是美国封锁我们,使我们这么困难”。可他们不知道,美国、日本、德国等“资本主义国家”,在1980年中国停止对朝大规模的经济、军事援助后,已经成了对朝鲜经济援助最大的国家,比如日本援朝的是大米、德国援朝的是牛肉...,可来自国际社会的援助,基本被金正日克扣下来充作军粮了。朝鲜的普通老百姓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。他们只能收听到自己的广播和电视。我曾和一个老者交谈,我说你生活的怎么样,他说:“我们的生活就象天堂一样,都是慈父领袖给我们带来的幸福……。”

  在经济上中国在80年代以前每年也向朝鲜提供相当数量的无偿援助。80年代以后,我们国家停止了对朝鲜的无偿援助,包括军费开支。因为朝鲜2200万人口,正规军就有108万人,据说加上其他武装力量能达到200万。这样庞大的军队每年需要大量的军费开支,军费开支在国民经济总收入中占很大的比例,这个比例在全世界名列第一。改革开放后,持和平发展政策的中国政府拒绝再为朝鲜的穷兵黩武买单。因此,中国停止援助以后,朝鲜就象一个被遗弃的宠物般地瘫痪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,当中国人民申办2000北京奥运会之时,朝鲜把最为关键的一票投给悉尼,导致中国倾注了无数心血和财力去申奥结果却功亏一篑的根本原因。

  尽管苦不堪言,朝鲜的老百姓却被政府告知他们是生活在天堂里,就像极左年代的中国百姓一样,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。他们的收音机没有短波,只能收听到平壤台的广播。电视机的频道是固定的,也仅仅能够接收平壤电视台的节目。电视和电台的主要内容就是歌功颂德。歌颂伟大领袖金日成的丰功伟绩。把一切好的事情都归功于伟大领袖。早在上世纪70年代,担任中央文化艺术部长的金正日就创立了主体艺术,利用各种文艺形式颂扬金日成。儿子歌颂老爸,就好比极左年代的中国,江清歌颂老公一样。80年代,金正日又系统总结了金日成的自立、自主、自卫的主体思想,形成了一整套的理论体系。

  除了正面的灌输引导还有严酷的法律。朝鲜的任何部门、任何单位都会有国家安全部的派驻人员。我们进行商务谈判,国家安全部的人也会参加旁听。因此我们在谈判时从来不谈论政治问题。朝鲜还实行保甲连坐制度,如果你听到别人说对政府的不满言论不报告,也要受到连坐。据在朝鲜的华侨讲,哪个人如果今天说了对政府不满的话,一夜间这一家人就失踪了。

  个别的人饿的实在不行了,觉得横竖是死,也有铤而走险越境跑到中国的。但朝鲜在中国的耳目也很多,他们一旦知道这个人在中国的某个地方,就会照会中国边防。现在的中国政府据说已经停止了遣返朝鲜难民,但以前中国边防根据两国之间的协定,只能把越境的朝鲜人送回去。在朝鲜,越境出逃就是叛国罪,要处以死刑。来接人的警察不用手铐。过来后就用8号铁丝从逃跑者的手心甚至肩胛骨对穿过去,就像古代押解逃亡奴隶般一起押回去。回去后,要把叛逃者的亲属和邻居都召集在一起,让他们亲眼看着把这些人枪毙。

  在丹东有个中朝合资兴办的酒店。酒店所有的女服务员都是从朝鲜派来的漂亮姑娘。他们在朝鲜都受过大学教育,人人会说中文,各个能歌善舞。既温文而雅又活泼可爱。面对这群宛如天仙的朝鲜姑娘,不知道多少大款垂涎欲滴,想各种办法要把她们弄到手,可没有一个得逞的。那些朝鲜姑娘给多少钱你也领不走。原因是她们都是忠于国家忠于领袖的坚定分子才派出国。另外,如果她们有了不轨的行为就会受到严惩,如果她们叛逃了,她们留在国内的全家人都会遭殃。

  即使朝鲜的外交人员,夫妻都在国外,孩子也要留在国内,叛逃了留在国内的人质就遭殃了。

  在朝鲜,能派出国的都是国家非常信任的人。出国回去后,要经过长达一个月的集中洗脑。他们在国外的所见所闻只能烂到肚子里。

  我曾经接待过一个平壤国家级商社的朴科长,这个人很年轻,30岁出头,他第一次出国。入境后我请他吃饭。一顿饭没吃完,就开始腹泻了,连续上厕所。原因是他平时吃的都是咸菜,肚子里没一点油水,冷丁吃了这么多油腻的东西,胃肠接受不了。等住到一个星期,气色就变过来了,脸也红润有光泽了。

  我的公司就在鸭绿江边上,星期天这个朴科长坐在江边的台阶上,望着对岸他们自己的国家发呆,足足坐了一个上午。我问他在想什么,他说:我在想,我们国家为什么这么穷呢?我笑着说;这个问题只能让你们的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同志来回答。

  是呀,朝鲜为什么这么贫穷呢?我有时候也在想这个问题。造成朝鲜经济严重困难的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。朝鲜的穷兵黩武是出了名的。韩国人在心理上也十分惧怕朝鲜人的疯狂。我曾接待了一个韩国的客户。他的祖籍就在北朝鲜。他来丹东后,站在鸭绿江边,十分感慨。说我活了50多岁了才第一次看见家乡的土地。我看他这个样子就说,那我带你坐游江船吧,可以更近距离的看看你的故乡。他连忙后退摆手连声说:不,不,不。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不敢坐游江船。我说没关系,可以穿上救生衣,很安全的。他解释说:不是怕掉进水里去,我是怕离他们的岸边太近了,被朝鲜特务给抓去。他说,朝鲜小学生做算术题都是:一个手榴弹加一个手榴弹等于两个手榴弹。这种在“革命”和“爱国”灌输下成长起来的朝鲜孩子,从小就以为“革命”或“爱国”可以高于一切、可以凌驾一切,却从来不知道人类道德的制高点上应该是“人性”二字。这一切,加重了韩国人的惧怕心理。北朝鲜人反正什么都没有,没有财富、没有幸福、更没有正常的头脑,唯一的价值观就是在 “领袖”的旗帜下去冲锋陷阵充当“烈士”(也就是炮灰),并以此为荣。

  经济滞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体制问题。朝鲜是高度的公有化国家,计划经济一统到底。就像极左年代的中国一样,所谓的“公有制”就是:真正的“支配权”只牢牢攥在“领袖”及各级官员手中,所以本质就是“官有制”,根本轮不到任何一个百姓去作主。无论是前苏联、极左年代的中国、包括当今的朝鲜,这种高度的“公有化”社会的本质,说白了,就是“领袖”掌控一切支配一切,而“主人翁”作为“劳动人民”,只负责抗活劳动,然后半饥不饱同吃大锅饭。任何经历过大锅饭的人们,对其弊端都十分清楚,不用赘述。

  近几年来,朝鲜的农业形势一直不好,饿死了人,和中国三年大饥荒时代一样,各级朝鲜领导不敢上报。每当夏收季节,虚报产量之风又可能刮起来,金日成实在信不过,这样的大问题他必须事必躬亲。

  和朝鲜人做生意以后,可以经常出入朝鲜,接触到了他们的政府官员、商贸人员、军人、以及普通百姓。对这个国家从陌生到熟悉,亲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。在这里把打死你都不相信的、而我却亲身经历的见闻讲给大家听。

顶一下
(70)
74.5%
踩一下
(24)
25.5%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