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递作品有秘密心事网,倾诉心事、分享内心小秘密的专业网站!
您现在所的位置: 有心事网 > 情感困扰 > 暗恋 > 爱是想去触碰而又缩回的手:第一次表白被拒绝后烧了所有情书

爱是想去触碰而又缩回的手:第一次表白被拒绝后烧了所有情书

归属类别:暗恋 发布时间:2014-10-20 倾诉者:李李 本文共关心过

遇见她是初中开学的第一天。她是班会主持人:纤细、白皙、短发 ,干练而略带傲气的三好学生类型。

如果真有一见钟情,就是那样了。每当她的目光掠过我,我全身犹如电击。

班会的主题是关于对中学时代憧憬的演讲。我事先有精心准备,却每次都不敢举手,当真紧张到了极点。经过了极为漫长的时间,她说:“由于时间的原因,我们有请今天最后一位演讲的同学,谁愿意?”

我猛然举手,被她点到。全场最热烈的掌声也没给我勇气转头看她一眼。

她是才女,小学就出了书,获奖去国外游学。在班里当学习委员。正像无数代小男孩相继重复的那样,我以为接近她最好的方式就是和她对着干,惹恼她。和我的好哥们们聊天时给她起了个代号,刻意地对她表示各种看不上。

那时班里流行传纸条,我和她隔三个座位,于是一场极为激烈的纸条论战展开了。

她字如其人,纤细干净,挺拔整洁中带着优越感。我们绞尽脑汁,为了最不知所谓的话题,字斟句酌地用最傲气最拐弯抹角最引经据典最高贵冷艳(好吧那时还没有这个词)的词句相互冷嘲热讽。她的两三个闺蜜文字也都很好,帮着她一起骂我,我直感自己舌战群芳豪气冲云霄。后来chinaren校友录(多么久远的词汇!)大火,战场又转至网络。

文攻之余尚有宫斗,我那时没有一官半职,在她这个学习委员面前抬不起头,于是花了大半个学期,利用课间、中午、放学值日等各种空闲,一对一找遍全班所有同学,批评现任班委会,宣传自己的竞选纲领,拉选票。在后来的改选中大获全胜,进军白宫…啊不是,班委会。想到要和她做同事兴奋不已,却惊愕地发现她竟然落选了。也许也有人看不惯她的清高,而我的选战活动是连她一起批评的,大概也分散了票数。

扬眉吐气之余还是有点内疚的,特别是看到了她默默流泪,表面还要坚持一幅胜利者的骄傲。这件事似乎对她影响深远,从此她就与典型的三好生模式渐行渐远了,当然过程是缓慢的,那时还没有征兆。

直到初中毕业我们也没有再论战了。她依然故我,成绩一流,清冷超然,只是多了一丝孤傲的气息。我们在计算机房是同桌,每周的计算机课就成了骚动着心跳与痛苦的期待,因为我可以坐在她身边,却要目不斜视两个小时,真的一眼都不看她,一句话不说。她英语出色,课代表。圣诞节排英语话剧我们在一个组,我苦心孤诣根据圣经改编一个剧本,大家却最终采用了她的。

毕业时我考上了本校的高中,心怀忐忑发短信问她去了哪里,内心深处担心高中就要不在同校。傲气和不屑的口吻依然不改:“x中(就是我们本校)。我本来就是保送。”

她保送到了高中的实验班,我在普通班。每次路过他们班的教室都会向里面瞄一眼,希望看到她的身影。他们班的所有男生和一半以上女生后来都成了我的哥们(不只是因为她)。我们一年没怎么见过面,偶遇时也互相装作没看见。

高二分文理,我们都报了文科,竟然又分到一个班。冷战仍在继续,还是互不来往。宫斗在更大规模上重演:竞选学生会主席我们又是政敌,我得票最高,但与团委老师龃龉,干脆不干。她得票不算高,做了文艺部部长,主要负责编校刊。还是没有成为同事,而她做主编的校刊自然也没有登我的文章。

她与班主任不睦,在偏离主流好学生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,基本不参加任何班级校级活动,然而成绩依然是一流,英语永远是全班第一,作文常常印发全年级以供学习。高三一次英语测验我超过她拿了次第一,那一刻顿感得到了生命的大和谐。

高考我冲击P大失败,在体育馆照毕业相。我又一次鼓起勇气走过去问她去了哪里。她竟向我露出了温暖的微笑,这是第一次。她告诉我她去了T大,学英语,还简单讲了专业选择的考虑。我丝毫没有因落榜而遭受嘲笑,在落荒而逃之前勉力回以笑容对答几句。这是自认识以来我们最友好的一次对话。

复读一年后考上P大。开学前的暑假给她发短信,竟获得了她一个老朋友般的真诚祝贺。几条短信下来,我们居然冰释前嫌——这么说也不恰当,因为谁也没提过去的事,只是对话风格和相互的态度毫无征兆地惊天大逆转。我们竟似脱胎换骨重新开始,似乎已做了多年相互欣赏和支持的知己。

这件事我毫不犹豫地看作人生中的一次奇迹,没有预兆,没有准备,也没有刻意而为,两人都自然得出奇。至今我无法合理地解释。

她变了。据高中和她同班的哥们说,家人极力反对她继续与高中的男友(这个人我始终不认识)保持交往,万般无奈下只好舍割。去隔壁校园找她,她一路走一路抽烟,抽完一根就悍然把烟头当途扔在车水马龙的大路当中,再点上一支。她学吉他,去听各种音乐节。她泡吧,多次找我出来刷夜,有时写论文有时聊天。她穿各色奇怪而暴露的衣衫,将头发染成酒红,戴哥特耳钉,却依然白皙纤细,笔杆条直,难脱好学生的底色。

有数不清的人追她,她也交往了数不清的人。最长的一个大概两三个月,最短的头天晚上答应,一觉醒来就发短信蹬了。分手后她常找我出来刷夜,带我去酒吧听蓝调。有时半夜也会短信发来内心深处的落寞与执拗。最初分手时她会发来很长一条短信,最后就变成“我又分手了呵呵…”,那时我已把安慰她的短信保存成模版,略改几个字回复。她说她性观念很开放,但不知为何,就是没法和任何人做一次。

她不再是那个冷若冰霜的三好学生,亲切大方,和谁都能打成一片,略有点大大咧咧,偶尔飚几个亲切的脏字。我们可以无话不说,然而太多事欲说还休。每次刷夜,我基本都在说康德,说孟德斯鸠,说柏拉图。

一次我觉得自己给她讲清楚了什么是先天综合判断,一夜兴奋。

毕业她去美国读研。我已有女友,偶尔看她的校内。她在那边终于找到了一个靠谱的男友,中国人,对她极好。她褪去了御姐的逞强,做平淡幸福小女人状,晒他们的菜谱和甜蜜瞬间。

她回国工作,我们又恢复了联系。女友已与她成为好基友。时常我说甲女,女友说丑,我说乙女,女友说丑,我问那你觉得谁好看,女友就微微花痴地说出她的名字。我深爱现在的女友,谈婚论嫁中。

这就是我从未说出口,也永不会说的第一次表白。爱是想去触碰而又缩回的手,这是金句,也是放屁。

那些纸条攒得很厚,初中毕业时为求了断,一把火全烧了。

从此不再烧任何有字的东西。
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